澳门金莎娱乐

校友网
 
 
 
   第一期 居杨
   第二期 时阳
   第三期 任卫军
   第四期 顾京京
   第五期 张文博
   第六期 侯江涛
   第七期 王琼
   第八期 董泽斌
   第九期 周宝伟
   第十期 王迎
   第十一期 陈少增
   第十二期 王璐
   第十三期 周自衡
   第十四期 芮利
   第十五期 韩振磊
   第十六期 郝晓东
   第十七期 刘君
   第十八期 魏明
   第十九期 赵楠
   第二十期 蒋锴
   第二十一期 刘洋
   第二十二期 陆瑶
   第二十三期 彭涛
   第二十四期 邢立民
   第二十五期 张楠
   第二十六期 孙岳
   第二十七期 王佳林
   第二十八期 冷帅
   第二十九期 丁士红
   第三十一期 冯喆
   第三十二期 张冰
   第三十三期 邢策
   第三十四期 熊述娟
   第三十五期 翟铁金
   第三十六期 祝玮
   第三十七期 房蕊
   第三十八期 白寅
   第三十九期 魏谦
   第四十期  张萍
   第四十一期 张楠
   第四十二期 李彦
   第四十三期 李东
   第四十四期 胡琦
   第四十五期 杨一翀
   第四十六期 吴继群
   第四十七期 程晓艺
   第四十八期 郭强
   第四十九期 宗三川
   第五十期  王博雅
   更多内容
   
   
   
   

 

我在工作中的几点体会

冯喆为贾庆林同志讲解颐和园

  冯喆,女,生于1978年8月29日,汉族,北京城市学院97级文物保护和鉴定专业 
  2000.7 毕业于北京城市学院中国传统学问学部
  2000.8-2003.3  颐和园文昌院导游
  2003.3-2006.4  北京市园林局团委副书记、书记
  2006.4-至今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团委书记   

  2000年8月,我从海淀走读大学传统学问学院的文物鉴赏与保护专业毕业,就业在颐和园文昌院文物博物馆,而后到了市园林局,2006年4月又到了新组建的市园林绿化局。至今已经9年的光景,一路走来,总感觉有些体会,希翼与人分享。
  文物专业,特别是文物鉴定在现在的社会上已经成为炙手可热,可在97年大家报考志愿时,这几乎是无人问津的专业。3年的专业课程学下来,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学问来说,大家学到的仅仅是皮毛。很幸运当时大家在学习文物时都是由文物界的专家来授课,至今仍然记得华义武老师拿着战国的玛瑙坠让大家认识古玉器。现在想想,或许真正收益的不仅仅在学习的常识上,而是一种学习的方法和学习的态度。我感觉3年的学习只是有了一个并不保险的盛饭的碗,饭在哪里,还需要大家自己去社会上寻找。
  2年半的课堂学习,半年的社会实践,对于当时还是学生的我,至今回忆起来,依旧感觉恍然昨日。面对即将步入的社会,年少的学生都会有几许兴奋,也有一些害怕。当时,我记得自己在大二联系实习单位时的一个想法,并受益至今,我曾想“与其毕业时被迫走到社会中去,不如在实习之前就到社会上去试一试,即使撞的头破血流,我还有休养生息的机会和时间。”就抱着这样的心理,我走进了第一个实习的单位颐和园,这也是我后来毕业工作的地方。
  颐和园是我从小就喜欢的地方,对于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自从上了大学,我总希翼自己能够走进这家古老的皇家园林。
  最开始我只是到颐和园实习,先是和负责殿堂服务的队长联系,恰好一批园林技校的实习生回澳门金莎娱乐了,大家几个同学就顺利的踏上了第一次实习之旅。实习内容很简单,就是在德和园殿堂里站岗,看着展柜,提醒游客不要触摸、不要照相,45分钟或30分钟一岗,两班轮流。殿堂内主要展出的是慈禧太后当年的御用品,可以简单的向游客先容一下它们的质地和用处,有时候还讲些有趣的小故事,游客爱听,我也爱说。平常我就爱看些历史传说、民间故事,到了颐和园接触的清代正史、野史也多了,古老园林的传说更是不胜枚举,每到我站岗的时候,总是喜欢将这些讲给有兴趣的游客,有时一些游客还主动的询问,我讲的就更有劲了。一些老师傅不理解,悄悄的提醒我不用这么卖力气。其实这种初级的讲解对于我,是对颐和园的重新了解,也是对自身的一次很好的训练,或许以后能在全园的讲解大赛上脱颖而出就得益于这样的积累。
  每一岗的时间我大都在和游客的交流中度过,有时游客少了,就用抹布擦展柜的玻璃,我喜欢光洁如镜、一尘不染的欣赏那些美轮美奂的艺术品。那年到了十一黄金周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游人如织。黄金周要求员工提前上岗,七点多大家就要到岗,带旗头、穿旗袍是德和园的一大特色服务,好在我是短头发不用上妆,节省的时间就主动打扫一下卫生,早上还好,头天的晚班员工会打扫一遍的,所以工作量不大。只要德和园一开门,游客就会蜂拥而至,把本来就不大的展室挤得满满当当。一个旅游团刚刚过去,马上就有下一个跟着进来。我最害怕的就是他们会不会把展柜的玻璃挤破,一遍一遍的提醒、一遍一遍的从头挤到尾的检查,一岗站下来最大的收获就是一身大汗和一手垃圾,什么黄瓜头、西红柿、面包袋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扔的。开始觉得委屈,谁在家捡这个呀,后来也就习惯了。
  第二年的实习我又去了勤政殿,这次更简单,早上拿着拖把和抹布,开锁进殿打扫卫生。两米长的檀木条案就用拖把擦,看着我都心疼,每次我都专门准备一块半干的抹布,带我的师傅老笑话我要喜欢那天扛家去。最见功夫的是擦地,讲就是一道挨着一道的擦,不能重也不能空,练到最后整个大殿我一人几分钟就能拖完。现在大家家的地都我擦。打扫好了就在东西暖阁里站岗,一般也是一个小时左右。在大殿外面是看不到里面有人的,一些好奇的游客想翻栏杆的时候大家要出来制止,往往吓人一跳。
  最难走的就是第一步,从澳门金莎娱乐向社会的第一步迈出去了,眼睛就亮了,心里也塌实多了。幸运的是,我的第一步迈开了,在单位通过与队长和职工的接触,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些工作上的规则和方法。在工作单位大家都不太计较实习生,干得好不好全凭自己,老职工大多希翼年轻的能敬着他,虚心向他请教一些问题他们都能帮忙,尤其是一些专业上的老师傅,恨不得把知道的全告诉你。庆幸我摊上了几位好师傅,为我以后在颐和园3年的工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大三时要找毕业实习单位时,负责分配的老师专门找到我,告诉我颐和园当年没有要人的意向,建议找其他单位实习。可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上了颐和园,即使不要人我也要到那儿实习。现在想一想当初确实走了一步险棋,如果颐和园真的不要人,我很有可能就没有工作了。我是2000年春节过后就开始实习的,比其他同学早,先后在德和园大戏楼、仁寿殿、乐寿堂、玉澜堂等地方站殿,还在新建宫门收过票,反正人家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颐和园这么多景点我没待过的少。实习期结束时,殿堂队的队长找到我,想让我再待两个星期,我当时也没什么事情就答应了,没想到这件事竟成为增进大家之间联系的一个附笔。后来队长告诉我当时之所以让我留下是因为人手不够,临时工都走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我帮他解决了问题,所以队长一直对我特别好,离开颐和园时我还到他家和阿姨一起包饺子吃。
  两个星期快到了的时候,颐和园管理处负责人事的主任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颐和园要招收文博方面的大学生,而且要的人数还不少。当时我兴奋极了,马上给澳门金莎娱乐打电话,过了两三天大家12个人就开始面试了,最后定下大家6个人。说实话当时能不能选上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后来工作了很长时间才知道,当时的队长和几位老师傅都觉得我挺好,实习鉴定给我的成绩最好。
  毕业分配大家6个人到了新建的文昌院文物博物馆当导游,馆长就是殿堂队的副队长。大家成立了一个导游组,也是后来才知道颐和园好多人想到文昌院,也有人想当这个导游组长的,因为要接待外事任务,要求挺高。当时馆长坚持不从外面调人到导游组,让我当了这个组长,说实话当时活儿多,大家又都是同学工作不太好干。
  记得文昌院刚刚开馆时,因为是国庆献礼工程,各省市的领导来的多,市里领导来的勤,还经常有中央领导来。一次是全国市长会议在北京召开,会后所有的市长参观文昌院,大家要出5、6个导游。因为是一大早,大家要打扫三个会议室,两个专门接待的厕所,打扫完了才换衣服、化妆。本来通知的是七点多开大门,结果市长们提前了,领导都到了知春亭,大门还没开,好容易开了大门,大家的接待人员还没就位,馆长跑着到导游班找人,大家还没画好妆,我一边化口红一遍往外走。面对公园领导责备,我差点哭出来,眼泪忍了又忍,他们来早了管我什么事呀。明知道我委屈,但领导也要下台阶呀,这就是接待,没有任何借口,错永远是接待方的。
  对于专业讲解,课堂上大家没有学过,颐和园曾经培训过一些礼仪和讲解的常识。文昌院的讲解词是大家几个人一起写的,当时因为查资料比较多,讲解词里大多是专业词汇,念出来绕口就一遍一遍的改,开始是改词汇、后来改表述方式,基本成形了就背,三十分钟的讲解词雏形用了大家不到两星期。之后的讲解时熟悉和改进的过程,慢慢的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特点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讲解风格。三年里,我的讲解词今天添个故事、明天添个专业先容,到我离开都没有一个完整版,往往在讲解过程中根据游客的反应临时加东西,根据时间长短我能在6分钟内讲完整个博物馆,也能几个小时和游客转完六个展厅。在文昌院的三年,我经常接待任务,早来晚走司空见惯,等任务时就对着大影壁背导游词、背颐和园诗词。以至于每晚值班员都要和我确认,我走了才放看院子的狗。
  每年一次的颐和园讲解比赛我参加了两回。第一次是01年,颐和园导游班和各队导游是分开比赛的。殿堂队和苏州街一般是园林专业的学生,每年的冠军都是他们的。那一年文昌院第一次参加比赛,没有专门的服装,大家就穿颐和园统一的蓝西装。大冬天大家五个女孩一水的衬衫、马甲、一步裙,透着那股子精神劲。大家都是大学毕业的,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气质都很好,心里也想着能在颐和园好好的亮一次像。大家只讲文昌院,分别讲不同的展厅。我还记得当时讲的是书房,讲里面的《古今图书集成》。那一年我是各队导游讲解第一名,馆长高兴的请大家吃饭。第二年的比赛是全园一起的,最后我和导游班的分数一样,评委和园领导在文昌院的会议室里商量半天,我成了第二名,当时我不服,我不是专业的导游员,和他们专业的一起比赛本身就吃亏,一样的分数凭什么呀?馆长了解我,把我拉到小会议室里,告诉我:“姑娘,没关系,不要和他们争这些。”不争,当时我明白不能争,否则我失去的远不是一个第一。眼泪我是偷偷擦干的,比赛我能输,但气势和胸怀我不能输。直到现在,和当时的园领导在一起时我依然是他口中的颐和园讲解第一,因为当时大家认为我不会忍那一口气的,那一次大家重新认识了我。
  后来我到殿堂班当副班长,管的都是老职工,孩子都和我差不多,管理上讲究方式方法,就连吃饭说话都要注意。正是这样一段经历,使我在今后的工作中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2003年3月我在全局团代会上选举成为团委副

北京城市学院 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中路269号 邮编:100083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 Copyright © Bcu.edu.cn 2009.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